声音消失的轨迹

0

u=1628058690,2622451292&fm=23&gp=0
 
 
 
 
 
 
 
 
 
 
 
楔子 by:慕雪唯 作者by:林忆年
当吴悠满屋子翻找户口簿的时候,她发现了搁到在一摞日记本上的相框,蒙了灰尘的照片谁会去多看一眼呢。是有两年了,这个不敢碰触的角落就像心底的一个死角,无人问津,也不对外开放。两年时间不见得能让人脱胎换骨,但至少她伸手拭灰没有颤抖,眼神也无过大波澜。她记得以前和他用夹在日记本里的这个户口簿约定过什么,曾经以为他们也抵死相爱过。每篇日记,每张信笺,都是如山铁证。
她草草翻阅而过,终于忍不住蹲下将脸深深埋进臂弯。那些阳春白雪,到头来不过化作一堆凉。
「就算能真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你」
如果说吴悠的青春是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饱和的涂抹不分层次地占据了整个画框,找不到一丝空隙。张扬,绚丽,夺目,像她这个人一样。15岁的沈修大概是这幅画唯一浅色调的地方,突兀地出现在画面中,明明用了最淡漠的颜料,却留下最清晰的印记。独立,不声,不响,似他这个人一样。
虽然是前后桌的关系,但两人一个月里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吴悠本不是喜欢说话的人,不过学习好人也善良,自然容易成为焦点,下课时分的座位间隙都被霸占,这个过来问题目那个跑来借作业,前面递块饼干旁边捎份水果,热闹得像卖菜市场的争相叫价,嘈杂一片中无法辨清身后的声音。只有在自习课上同学都有所收敛的时候,才能依稀听到零星话语,"啊,怎么又输了...","承让承让,已经第六盘了,可以确定是智商问题。""该死,爷我只是发挥不好,等会就全赢回来,快发牌!"两个男生压低了嗓子在打牌的声响。嗯,冷静自持的那个嗓音,是沈修。
那时候吴悠不敢随便回头看,只有趁着大咧咧的同桌转身去说笑的时候,跟着侧过身去笑一笑,眼睛却装作若无其事扫视到那一边。如果身后那双深邃的眼也同样对着自己,吴悠会立即转回来听着不规律的心跳,高兴上一整天。事后虽然一直埋怨自己的胆小,但下次也依旧如此,这种状况导致一个月过去吴悠还没有和沈修说上一句话。只能说是太在意了,才不敢贸然开始。
不敢贸然开始,所以也匆忙结束。15岁的夏天来临之前,因为吴悠父母的工作调动,搬迁到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吴悠也自然转学到了离新家更近的一中,那所重点中学教学水平和升学率的高居不下,父母也会因此更放心。吴悠可以说什么,甚至是不能拒绝的年龄,只能把自己早夭的爱恋尘封在日记里,无人知晓,甚至故事的男主角,他也对此一无所知。
 
「遗失的青春怎能回得去」
再见面是高二的第二个学期了,吴悠看着校门口的两个男生,脑中的锁兀地打开,明明无再多交集,却结实占据了回忆的一个角落,从未走过。他还是记忆的样子,沉静收敛,似乎比以前更高了,如今自己只够到他的肩膀。
吴悠甩甩头走过去,定下心神问出自己的疑惑,"你们怎么在这里?"明明已经两年没见面,明明都不是熟悉的关系,吴悠反复提醒自己,应该不是找我的吧,却还是有期待。
苏阳难得脸红,结结巴巴说:"那啥,吴悠你们一中的成绩那么好,不介意我们过来偷一下师吧。"苏阳是初中时候沈修的同桌,也就是打牌的另一个同学。偷师?吴悠觉得更加奇怪,印象中苏阳可从来不是会认真学习的主。
"咳,吴悠,你们班上有个女孩叫陈夏吧?"沈修实在看不下去苏阳一副着急又害羞的少女表情,抢过话头说下去。他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好听,独特的平稳声线,吴悠确定自己就是声控一个,对他的声音完全无抵抗力,一如往常。
"陈夏?有啊,你们找她吗?"陈夏是自己班上一个文静的可爱女生。
"不是我,是这家伙。"沈修指指旁边恨不得把脸塞进地里的苏阳,"这家伙思春了,你帮帮他吧。"
"噗!"吴悠忍不住笑了出来,陈夏和苏阳,文静和开朗,夏天和太阳,真是神奇的搭配。
苏阳抬头可怜兮兮望着她:"老朋友呀帮个忙,小哥的终生幸福就在你手上。"
"没问题,有什么好处啊?"吴悠摊着手,苏阳这个性子总能让人第一时间放下戒心。"真的吗!只要你帮我把陈夏约出来,什么都没问题,连沈修我都能给你..."
"啪!"苏阳脑袋立刻吃了一个爆栗,沈修也罕见地红了脸,嚷着"别乱说话"。
……
吴悠还记得,那是立夏的第二天,放学后的校门有橙红的夕阳斜斜照射,和他脸上的细微红粉相辉映,而他颀长身躯下的倾斜阴影穿过自己的脸庞,然后时光就这样地变成念念不忘。
 
「直到有一刻能守着你的心 」
因此吴悠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投入了和旧同学异常紧密的联系中。每个周末拉上陈夏以学习为借口,坐着公交跑大半个城市回到旧图书馆和苏阳他们聚在一起,确实奔波,但却带着最深处从不曾开口的微妙期许,日子第一次因忙碌而美丽。
对面延伸过来笃笃响的声音拉回了吴悠的思绪,是沈修用笔头敲着桌面,静悄悄的图书馆里少年压低了声音说话,每一个字都带动空气,"想什么呢。"想你,吴悠心里回答。"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做。"
吴悠伸手接过习题册认真看题,拿过草稿本写了答案撕下来再和册子一起递回对面去。再次联系的短短两个星期里,比初中三年还要接触得多,还有什么不满足。吴悠揉了揉太阳穴,眼睛反射性地在手掌的遮挡下看看对面,岂料沈修也盯着她看,一瞬间相对无言。糟糕了,偷看别人被发现了,吴悠还在愣着,沈修已经低下头去写着什么。就这样啊,吴悠有点失望,没有脸红心跳的相视哪里有漫画里描绘的青春美好。岂料下一秒沈修又把刚刚撕下来答题的纸页递回来,吴悠拿过摊开,答案背面的空白地方分明是沈修工整遒劲的字迹:"不舒服吗?"
急忙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那边男生又低下头写了什么,”要不一起出去走走?”
 
说是出去走走,图书馆就这么点大的地方,逛呀逛也是周边的小路小铺,正值炎夏的当午,日头酷晒,不到十分钟吴悠就出汗了。书里的少女情怀果然都是假的,吴悠觉得自己整个都热烘烘的,本来就是爱出汗的体质,现在都不敢靠近身边的男生,生怕被嫌弃。不过转头看看树荫下共排走的沈修,安静到近乎冷漠的男生,明明不是很帅气的眉目可就是很喜欢,骨骼肩线向自己这边蔓延开来,果然自己只能勉强够上他的肩膀呢。
因为太热了不过片刻两人又回到图书馆,那边苏阳正鼓着劲找陈夏聊天,吴悠和沈修难得默契地相视一笑又同时转身,事关苏阳的终身幸福,还是让他嘚瑟一下吧。去哪里好,外头的热度让人受不了,沈修提议不如就去阅览室看看吧。一排排逼仄的书架却从不让人窒息,唯独图书馆有这种效果,吴悠穿梭在书籍之间,下意识地就会去寻找那个身影。可见中毒颇深。
他居然在翻着一本旅游册子,吴悠走向前去,发现那是北京的线路介绍。”你想去北京啊?”
沈修抬头看看她,"中国人啊,总要去看看自己的首都。"
"嗯,我也想考那里的大学。"
"你成绩那么好,肯定可以的。"沈修的表情很认真。
"你也可以啊,一起去北京看看。"
吴悠又是一再后悔自己反射性的回话,会不会太直接啊,明明还不是很熟悉的关系。沈修转过身把册子放回书架上,往外走的时候吴悠听到他分明的声音说,”希望吧。”
 
「就算你不会懂也不会可惜」
事情向着一种奇妙的状态发展,谁都没有开口说心意,两个人都像是相处在心照不宣里,也可能是吴悠自以为的心照不宣。来回传的纸条每天都有一沓,吴悠的日记本已经夹得满满的,只好抽出来一些放在盒子里,又拿户口簿替代了纸条的位子。明年,只剩一年,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踏上两个人约定好的征程。
暑假到末尾的时候天气已不似盛夏时炎热,图书馆的空调也关上,只开着头顶几架老风扇吱吱呀呀运转。吴悠用虎口按着书本一次次翻过来的页面,边上的沈修一声不吭地把自己用着的笔盒伸过来压在她的书本上。又是这种让人心跳加快的举动,不是自己的多想吧,吴悠觉得这种微细而暧昧的氛围就是自己一直期盼的东西,还缺了什么,缺了谁的勇气。
 
那天天气不怎么好,阴暗的天空像是暴风雨欲来的前兆。本不该出门的,一切都显示不良的预兆,可吴悠想想这暑假一结束就是高三了,哪里还能再奔波见面还是拿上书包出门了。
吴悠有个不好的习惯,和别人传了纸条都会往书本或者笔记本里塞,所以一切都是凑巧,并不是她比谁有勇气。和闺蜜聊了天的纸条就塞在了数学书里面,可是在图书馆她找不到草稿本就直接拿了夹在书里的纸条写上话就递给身旁的人。
纸条上写着"一起去买水?:|",那个")"因为太紧张写成了"|"。而另一面...
吴悠是在数学课上跟闺蜜聊起沈修的,闺蜜安慰她,"他肯定对你也有意思啦,不然怎么会每个星期跟你去图书馆,还传纸条,诶,羡慕死我这个孤家寡人了。你就矜持一点,等他开口。"
所以,纸条另一面是"可是如果沈修一直不说明心意,我们都要高三了,是不是就算被甩了?"
 
「就算给你的爱石沉大海」
"沈修"。"心意"。拿着被递回来的纸条,被摊开的这一面上明明白白的字眼,吴悠想死的心都有。而凹凸不平的清晰印记,那面满满的是沈修熟悉有力的字迹,透过了薄薄的纸张。吴悠翻过背面,第一行还是自己傻乎乎的问话"一起去买水?:|"而底下的回答是:
"吴悠,我从初二的时候就喜欢你。"
吴悠握着纸条的手都在颤抖,明明不是很热的天气,手心还是捂出了汗。他说喜欢,还是从初二开始,比自己还要早上一年。是一样的心意吧,不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吧。
"可一直没能跟你说明,后来分到了不同的学校,距离更是拉远。很高兴后来我们还能继续联系,但现在就要高考了,在未来还没确定之前,可不可以还是像以前一样,维持朋友关系。"
"像以前一样,维持朋友关系。"吴悠觉得这句话像一个巴掌狠狠甩在自己脸上,震耳欲聋。
窗外的暴雨沉淀了半日终于在此刻降临,同时伴着惊雷仿佛在头顶处炸开一般响亮。它的震耳让吴悠一瞬产生了自己正无限接近于苍穹的错觉。那样由远及近最后化为绵长的音,同在耳膜内无限放大的风扇吱呀声混淆在一起。最终静默不能言。
「青春飞逝就再找不回来」
吴悠是自己背上行囊去的北京,曾经约定的地方如今只能自己去行走。在清华的半日,眼见的着灰尾巴的喜鹊和剩下柔软枝条的柳树,只觉得洁净。首都四季分明,临近开学已是入秋的时候。
在结冰的湖面上肆意行走,远处似有巨大的风穴般隆隆作响,圆明园的断壁残垣有着被粉饰的苍凉。吴悠不愿掏出相机,也不愿用任何语言描摹它们。那些真实的刀光剑影与颠沛流离都在历史里隐没,被书写下来的只是帝王将相的狂欢与忠血,无人能体味另一种绝望,另一种生命,另一种时刻。
吴悠想起那月那日的痛仰,想起他们在本子上写下的痛苦的仰望。有时候,我们去往的某些地方,只是为了告别而已。比如清华之于吴悠,圆明园之于吴悠,首都之于吴悠。那份和她无半分联系的美,它缓慢流连于皮肤的表层,然后消失不见,连同着曾经那份鼓悦的信念和青涩的感情。
谁人用清稳的嗓音叫唤自己的名字,还未转身便已无影无踪。
夏天不绝于耳的蝉鸣和雷响,终于至此落幕。


 
听过去的声音 幻世界 当冬夜渐暖 下一个转角
因为寒寒的离开活动也无疾而终 我自己把故事编造下去了
果然不是我的文风 几次差点把吴悠写崩 将就着看吧
网络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连告别都仓促 只好把你未完的故事赠你
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待 路程再多遥远不要不回来
希望你一切都好 青水迢迢 但别不送
   本文来自:微言读书(http://www.weyan.net/read/777

暧昧帖

【微言读书Weyan.Net】关注青年发展,探寻时代动向,讲述当代青年及大学生的成长故事。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