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故人饮酒,可否诉说情肠

1

与故人饮酒,可否诉说情肠 时间倒回,那儿的人最好别再去见,梦里千转思念的都饱含泪水。 可你总是不甘心,哭噎着跟我说,他指不定也正从梦的那一段向我走来呢。 初次相遇的时候,天气还没现在那么阴冷,街道旁的法国梧桐还挂着几片残叶,黄灿灿的枯树枝叶散落满满一片天,道路上偶尔有骑着三轮,打着铃铛的商贩为这静谧配着背景音乐。那天你穿着……

间隔年——邂逅另一个自己

0

间隔年——邂逅另一个自己 编辑/陈葭萌 谁都想做一个随性、自我的人。但是在现实生活,妥协或不妥协,终究难以找到一种可以和解的生活方式。曾经在很多同学眼里我是奇怪的人,可时间的车轮还是会无情把你带到今天,当年的我行我素也不得不感到世俗的压力。 如今停下来的日子,我需要停的慢一点,心静一点。纵使生活在城市边缘,每日摆弄阳台花草,……

我是谁,要去哪里

0

我是谁,要去哪里 (你听,看不见的声音) 亦舒在她的文里写到:人的天性便是这般凉薄,只要拿更好的来换,一定舍得。 因为欲望不停歇, 我们一直在不停的得到一些东西,然后又失去一些东西, 直到最后变成当初想象不到, 或是自己曾厌恶的那种人 时间追溯回10年前 在当时的我们看来,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 要么好人,要么坏人, 简单,干……